同样错误

人偶的情与欲 2(里克x艾因)


在冷圈產糧沒動力(懶成一條豬⋯⋯被夏天的熱力形成一攤

不明物體?

所以現在更新了!

快誇我,快誇我😝😝😝


能接受就往下看~


艾因兹菲沉默了一会儿,他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能量突然从周围喷发出来,银白色的气体高速地环绕着机凯种;吉普莉尔立刻警惕的挡在里克前面,后者显然也被吓到,意料之外的情况让两人措手不及,即使对方被囚禁在牢笼里也不能掉以轻心,更何况还是一个种族的领袖。机凯种引发的气旋令盖在头上的帽兜脱落,精致的面容,头上的主机在不停行“Uc207pr4f57t9⋯⋯普琉法,任务失败的卧底,原因,爱上了人类种的领袖⋯⋯“爱”?搜索资料库,“爱”⋯⋯“心”⋯⋯”

里克想都不用想便知道他说的就是休比,“她是休比,我的爱人,不是你所说的那个什么Uc!”因为干扰而被迫中断搜索的艾因兹菲问了个问题,“什么是爱?什么是心?资料库里没有任何与这些相关吻合并且能解释行为的资料?”里克停顿了一下,却不知道如何回答才好,因为休比也问过同一个问题,而当时自己也没有回答她,只有一片沉默。

“你要不要跟我来?艾因兹菲,你和休比很像,如果是你,你应该能够成为休比的代替品,安抚我这千疮百孔的心吧...”而站在身后的吉普莉尔一副看戏的样子,在场的人都在等待艾因兹菲的回答,沉默蔓延在空气当中。

“我并没有拒绝的权利。我只是一介的俘虏,即是我是首领,但我现在的身份确实是俘虏没有错,所以不论你选择要我还是拒绝我,我都一定要服从你的,这便是战败者不得不接受的。”“那么从现在开始,你便属于我,你没有权利去听从我以外的人的命令,了解?”“是的,主人。”

于是,里克便在艾因兹菲的颈部扣上奴隶的皮革颈圈,并且使用魔法在颈圈上刻上里克的名字,证明是里克的所有物。“里克大人,这样,艾因兹菲便是您的了,如果有一天你想解除这个魔法,请过来找我,虽然我并不认为这的一天会来。”里克并没有理釆吉普莉尔,拉着艾因兹菲,踏入回去的魔法阵,一阵强光过后,出现在眼前的是熟悉的环境,看着眼前的一个个士兵,他们担心的眼神令自己感到重视,其中一个人说“统领大人,要是你还不回来,年轻的都想冲过去看你是不是活着呢!”里克露出无奈的笑容。对啊,我还有这些同伴陪着我,人类还有很多个明天,无数个未来。
“里克大人,您后面的是⋯⋯?”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后面看不清容貎的少年,艾因兹菲脱开斗蓬说了一句令所有人都震惊的话“我是奴隶,我只属于里克,你们都没有对我的命令权,我只能是他的,我是作为万用奴隷给里克使用,所以不论他要我屈服在他身下还是其他用途,我都会服从他,所以里克,你要洗澡丶吃饭丶还是要我为你服务?”

里克瞬间哑口无言,“你你⋯⋯你这些话都是谁教你的?”“回答,是吉普莉尔。”那个没用的天翼种!只会教这种东西吗!“统⋯⋯统领,这⋯⋯”“天翼种给的礼物。唉⋯⋯总之,先跟我回房间吧⋯⋯”“现在就侍寝吗?”“你闭嘴!”

留给休比的话(里克)NGNL

不喊痛,不一定没感觉。不要求,不一定没有期待。不落泪,一定没有伤痕。不说话,不一定没有心声。我不喊,不要求,不落涙,不说话,并不代表我没有感情。休比,我喊,我要求,我落涙,我说话,只为向你传达我的爱,你有没有收到呢?计划很完美了,结果也和我们预期的一模一样,可是你呢?你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看不到,触不到你呢?你离开后,所剩余的气息和温暖早已散去,你留给我的只有一枚戒指,我已经努力的把计划进行到最后,有没有奖励啊?你能不能再一次摸我的头啊?再一次在我身边鼓励我啊!只愿⋯⋯我们来生再见⋯⋯

人偶的情与欲

不好意思啊,说好了昨天发的,然後改著改著,睡著了,现在发。





东元3000年,一场世纪大战由天翼种和人类合作结束,以机械种的惨败收场。


战争结束一个月后———

……


里克跟随天翼种使用传送法阵来到传说的“天空之城”——“阿邦特·赫伊姆”。他们站在一条漆黑的走廊入口前,“请随我来吧。”吉普莉尔回头对里克微笑道,里克没有多言快步跟上。在前面引路的天翼种,从外貌上看与童话里的天使很相似,但另一面却是异常优秀的杀人兵器。今天来到这里,也不过是外交场合的所需,说是为了纪念战争的胜利给予自己一名奴隶(俘虏),希望自己能亲自前往挑选,只可惜我完全不感兴趣。


“里克大人,欢迎来到我们的奴隶管理场。”不知走了多久,思绪被拉回现实。走廊的尽头是一个诺大的洞窟,几颗庞大的水晶从洞窟上方垂掉下来,蕴含的光芒照亮着四周,同时也让里克看清摆放在空地中央的物体。里克还没来得及感叹,一旁的吉普莉尔抢先发话了。“虽然我认为您已经知道,但是也在官方场合说明一下:我们天翼种是拥有奴隶制度的,因此为了纪念此次战争的胜利,我们将授予您挑选一只机凯种作为您的奴隶,机凯种给予给您以后,他的所有使用权及管理权都归于您,除了您之外没有人可以使用或者命令他。”里克听出对方语气上的尊敬,对眼睛里流露出鄙夷的眼神仍然笑着的吉普利尔感到不快,要不是为了复仇,他怎么会选择与天翼种合作呢⋯⋯?


里克开始在洞窟里漫步,愣是把吉普莉尔甩在身后心不在焉地回想起来。
战争真的结束了,而在这场战争中失去了太多。不论是可靠的属下,还是强大的将领,都在一场又一场的战事当中牺牲。最重要的是即将成为他妻子的女人,休比———也被杀了。




本来计划着在战争结束后便和她结婚,连婚都求了,对方也答应了,但只可惜那些充满爱意的话句已经永远传达不到给休比了,剩下的只有一枚镶嵌着紫色钻石的白金戒指。原本自己是为了监视这个机凯种的卧底才把她放在身边,怎料自己慢慢爱上了这个没有感情的少女,那个少女对他作出了回应并且协助他打垮机凯种,可是在快完成的时候只因为他一个心急与她联系,结果暴露了她是卧底的事情。他并没有虐待机凯种的意愿,因为是休比的种族,但也不会原谅他们,因为他们杀害了自己的同伴,令自己永远失去了自己的爱人。休比是特别的,没有人可以代替,机凯种和天翼种的你们又怎么会懂。休比的爱你们又理解多少?“爱”这种东西究竟是什么?



里克停下脚步,面前正是关押机凯种的牢笼。从十三个牢笼里散发出浓重的铁锈味,弥漫填充着整个洞窟,里克微微皱起眉,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眼站立在他身后的天翼种,果不其然脸上浮现着厌恶的神色,里克内心嘲笑了一番。机凯种和以往一样空洞的眼神,里克他也实在没有什么心情去搭理他们。“里克大人,这里便是我们找到所剩下仅仅存活的十三台机凯种,请选择您所喜欢的吧。”吉普莉尔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随便你吧…………等等,他是?”忽然里克扫视的目光停留在一个机凯种身上,对方站在牢笼的另一边,因为披风的缘故,他只能隐隐约约勉强看到刘海下那双浅蓝眼眸阴沉地盯着自己。当视线与其相交错的一瞬间,他瞬间感受到了一种坚定,毫不动摇的情感,无心,无情,无欲,像水中的镜子一般宁静澄澈。机凯种居然有这种的情感存在!?里克心里感到无比诧异,诧异这个机凯种还没有放弃。里克被他的眼神吸引过去,走进了牢笼,“喔?您拥有一双慧眼呢,这台是机凯种的首领,艾因兹菲。”里克脑海内闪过某个关于机凯种的传说。据说,机凯种的首领在特殊情况下可以任意调节自己的外貌和身体,虽然听上去不那么可信就对了。里克因战争而长年压制的好奇心爆发了,并不是因为好奇心才想尝试,身为军人的直觉告诉里克,这次像休比那次一样,一定要把他放在身边的感觉愈来愈强烈。



两人中间隔着铁柱,沉寂了几十秒后里克先提问了。
“你的名字和身份?”对方像是愣了一下,才缓慢地发出里克不知多熟悉的机械声,“…回答。名字,艾因兹菲,身份,机凯种的首领。”“你到现在还认为自己是首领吗?明明已经被俘虏了。”“质问的回答。是因为我还没有把首领之位继承给下一位,所以不论我现在是什么处境,我依然是机凯种的首领。”语气中的强硬也不知是否是曾经强大时期的最后的挣扎。


“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渴望复仇吗。”

关于我开了一个新坑的事

名字叫“人偶的情与欲”,这就大概码好了,就只差一些的修改,应该明天就会把第一章的发出来,求点赞!!

感谢帮忙@泺坠影 会不会把人设给画出来😏😏😏😏

请大家多多支持


这是一篇的架空文,我把设定放在下面,

还是那一句求赞求关注🤣🤣🤣

虽然这个设定好像之前发过,可惜都没什么人理我,所以就先码好一篇大家的兴趣会不会大一点? 嗯……




设定:

世界上只有三个种族:

人类种:拥有灵智,有灵活的思考方式,但身体素质较弱(军官除外)。


天翼种:有最强大的战斗力,但思考没有人类的灵活,有较先进的科技,但不太会灵活运用。


机械种:有较强的战斗力和最强的运算力,但思考较单一,因此被联盟所打败,成为俘虏。



————————————



里克:人类种的领袖,是最高阶的军官,精通一切语言,有一个可爱的老婆,叫休比。但因为休比被机械种发现是双重卧底,被杀,成为了里克不可磨灭的伤痛,因此和天翼种结成联盟,人类提供智慧,天翼种提供技术,毁灭了机械种,只剩下了13台,作奴隶之用。因被机械种的剌客入侵而失去一臂一眼。



休比:是机械种派去人类方面的卧底,打算偷取人类的技术和思考方式,但在进行任务时爱上了里克。因为她只在里克面前显露出感情的波动,所以才决定成为双重卧底,想帮上里克的忙,却在任务快完成时被发现而死亡。



吉普利尔:是天翼种最强的军人,是天翼种军事会“十八翼议会”之一,是最受天翼种统领,阿尔特修的信任和宠爱。



艾因兹菲:是机械种的统领,但战败后成了俘虏,被里克选中,成了里克的奴隶,拥有极高的计算能力和可以调节自己的身体,不论身高外形都可以。

开坑⋯⋯

无耻的我又来开坑了!之前绝望的爱写的我十分开心,可是

有点虐,所以打算开一篇甜的,长度⋯⋯不知道~看看有谁

支持我吧。我先发一下设定,有人想我开我就码字吧……






设定:

世界上只有三个种族:

人类种:拥有灵智,有灵活的思考方式,但身体素质较弱(军官除外)军官有受过特殊训练,所以各方面都比较持久。


天翼种:有最强大的战斗力,但思考没有人类的灵活,有较先进的科技,但不太会灵活运用。(有奴隶制度)


机械种:有较强的战斗力和最强的运算力,但思考较单一,因此被联盟所打败,成为俘虏。


————————————

里克:人类种的领袖,是最高阶的军官,精通一切语言,有一个可爱的老婆,叫休比。但因为休比被机械种发现是双重卧底,被杀,成为了里克不可磨灭的伤痛,因此和天翼种结成联盟,人类提供智慧,天翼种提供技术,毁灭了机械种,只剩下了13台,作奴隶之用。因被机械种的剌客入侵而失去一臂一眼。



休比:是机械种派去人类方面的卧底,打算偷取人类的技术和思考方式,但在进行任务时爱上了里克。因为她只在里克面前显露出感情的波动,所以才决定成为双重卧底,想帮上里克的忙,却在任务快完成时被发现而死亡。



吉普利尔:是天翼种最强的军人,是天翼种军事会“十八翼议会”之一,是最受天翼种统领,阿尔特修的信任和宠爱。



艾因兹菲:是机械种的统领,但战败后成了俘虏,被里克选中,成了里克的奴隶,拥有极高的计算能力和可以调节自己的身体,不论身高外形都可以。

致我所爱的人(里艾篇)NGNL Zero

里克:


即便你的唯一不是我,但我的唯一只有你,过去的我已经死了,遇见你是重新的我,是你给了全新的我一切,包括我的生存意义,或许这对你微不足道,但却是我新的开始。即是你心中没有我,但我的心中只能容纳你一个,我会把全新的我的一切奉献给你,因为这一切都是你给我的。只可惜你永远不会知道⋯⋯


————艾因兹菲


绝望的爱(里克x艾因兹菲)No Game No Life

文笔渣




有小天使希望我写(开心



有ooc 



有私设



不介意就往下看










“意志者.里克”

“谁?”

里克抬起头来,看着自己对面那个披着一身黑色斗篷的人,只是听他那机械化的声音便知道他的种族是什么,但是机械种为什么会来到这里,休比不是已经被他们遗弃了吗?

“虽然我没有名字,你可以暂时称呼我为艾因兹菲。我是为了来实现“遗志体.休比”托付下来的意志的。”

“休比⋯⋯”

艾因兹菲使用了休比的声音,向里克传达休比死前的说话,并把戒指还给里克,里克颤抖着把戒指接了下来“休比⋯⋯”


“附加提供情报,由于设置点有其他种族集合,单凭现已设置的24台“通行管制”把能量向下诱导已经是不可能的⋯⋯”

『难道我和休比的努力是白费了吗⋯⋯』

“可是向西南方的诱导还是可行的。”

『真的吗⋯⋯』

“第二,我们机械种是可以受到的攻击透过分析丶模仿并复制的兵器。只要利用我们,“意志者.里克”便可以击穿这颗星球,“星杯”便会出现在你的手中。我们是无心的道具,恳请“意志者.里克”下达战略修正的命令。

听完艾因兹菲说这句话后,里克震惊得缩小了自己的瞳孔,因为他看见了艾因兹菲那双冰蓝色的眼睛里,试图以冷漠覆盖的情感在瞳孔里一闪而过,这还是那个无心的机械种吗?里克便想起当初在精灵遗迹里遇见的那个少女⋯⋯

“休比⋯⋯规则里⋯道具的损失并不算败北⋯⋯这是你的愿望吗?休比⋯⋯如果是,如果你是这样的期望着⋯⋯”

其实艾因兹菲对里克说谎了,因为他们都复制了休比的“心”,休比在死前强烈的希望着自己不想死,所以他们现在根本一点儿也不想死,但又不想里克失望,便不得不把自己拥有的感情收在心底里。而以拳头和头发遮盖双眼的里克,并没有看见艾因兹菲向下看的眼神。

里克很快便下达了战略修正的指令,里克的精神已经到极限,因为只要算错一步,整个作战便会失败,所有人的努力都会白费。艾因兹菲为了舒缓里克的压力,便提出游戏。

“里克,要不要一起玩游戏?”

“啥?在这个紧张的时刻你还要和我玩游戏?你有没有神经啊!”

“本机从“遗志者.休比”的记忆中获取了一个“和里克玩游戏便会感到放松和开心”的情报,本机根据现况判断认为里克的压力已经聚积了太多,这样下去可能会下达错误的命令,所以为了保障作战的成功率以及里克的精神健康状况所以我才提出玩游戏,不行吗?”

“可⋯⋯可是现在并没有那个时间⋯⋯”

“根据推测,其他种族尚未到达指定坐标,到達指定座標大概需要4小時2分51秒,要是他们不开始,那些武器也不会被发射,所以我认为是有这个时间的。况且刚才,里克,你不是停顿了一瞬间吗?难道你自己不这样认为吗?如果认为玩游戏比较浪费时间,其实本机还有另外一个方案可以舒缓压力。你要听一下吗?”

“你要说就说吧。”

“和本机进行生殖行⋯⋯”

“停!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生殖行为是什么你到底知不知道?!”

“当然,生殖行为是男⋯⋯”

“停!我不需要那机械式的解释和回应,我要一个感性的答案。”

“⋯⋯因为我喜欢你?”

当里克听到这句话,身体不禁颤抖了一下,这样的问题和疑问的方式令里克感到十分熟悉,这不是休比的说话方式吗?为什么你要现在才这样说话?令里克感到不快,他最爱的人不是你们可以模仿的!

“好,做就做,但你必须把自己的身体变成我喜爱的模样,可以吗?”

见里克答应了自己,会去放松自己的压力,况且调节自己的身体并不是难事。身为“指挥者”的自己甚至可以改变自己的外貌。即是里克要求自己变成另一个人的样貌,也会做给他看。

“首先,你这身高就不行,你必须比我矮小⋯⋯169吧,还有你能把前端那东西做出来吗?”

“没有问题。”

可是即使艾因兹菲变矮,也只是增添可爱,魅力丝毫不减,那头长发为他增添了一分中性的美。里克毫不犹豫的把斗篷拨开,摸了摸艾因兹菲的腰,感到有些咯手。

“你能不能把身体变得更柔软?”

艾因兹菲把自己内部全身用除染液包着,特别是腰和关节。

“既然天翼种精灵回廊的力量集中地是翅膀,而性感带也是在翅膀,那么有精灵所在的机械种的心脏和尾巴,是不是也会相对地敏感?”

“虽然没有试过,但应该会是这样的。”

“把精灵集中在喉核丶胸部、大脚内侧以上的部分及你的那个“洞”⋯⋯你知道男人之间怎么做吗?”

“当然,理论上是知道的,不就是⋯⋯”

“好,来实践吧⋯⋯”


要肉私我


『各种族已到达目标座标,已确认计划能够执行,艾因兹菲大人,里克大人,你们在哪里?现在执行计划吗?』

这机械化的声音无一不提醒他们愉快的时光已经渡过,是时候要获得他们的


           “胜利”—完结这场战争


所有事情都和计划的一样完美地进行,无论是释放天击,至到能量的偏移都和计划的一模一样。

『最后,

       我把自己托给你吧,

                    “意志者.里克”

                              愿胜利与你同在』


   『典开.Org.000真典.杀星者』

  

———贯穿这颗星球!


直至最后的最后,这个计划仍然是没有偏差的完成了,不只是因为有那名人类,还有在他身后支持的种族机械种和两名特别的机械种,


                   “遗志者.休比”

                   “意志者.里克”

            “全连指挥体.艾因兹菲”


永远的刻记铭记在唯一神的心中⋯⋯



End



想产粮又不敢产的我(瑟瑟发抖⋯⋯

艾因兹菲:全连指挥体

收到了启发,想来产粮了!!

文渣还产粮⋯⋯没脸的我

对!我就是看了剧场版却进了一对邪教CP的人!

在剧场版里艾因兹菲的那个小眼神,和里克那个绝望的眼神,令我感到了无限的可能性!!(有什么不对?)


这一对绝对是be,我看不到任何he的可能性,先不说寿命的
问题,里克的心早就已经是休比的,可是失去休比令他的精
神崩溃,人在失去了精神支柱之后便会发挥出一种生存以及
求生的本能(?)需要留下后代去繁衍,但是不论是身为男人的里克,和身为机械种的休比or艾因兹菲,都没有生殖的功能,而身为“幽灵”的他们根本没有留下子孙的必要,因此我认为这个做爱行为只是一种的发泄,把失去了至爱的人的痛苦发泄在其他人的身上。


可是身为机械的艾因兹菲,接收到休比的“心”,并不会舍得令里克痛苦,而且机械种在得到休比的“心”后,一切的行为都会根据里克而行动,里克想和他做爱,艾因兹菲便和他做,里克不论做什么艾因兹菲不会反抗,机械种从休比得到的爱是休比自己对里克的爱,而复制了这个“爱”的机械种是不会反抗里克的,因为对里克的“爱”。所以我吃的是里克x艾因兹菲,因为艾因兹菲不会反抗。


而且我认为机械种的身体也是有性感带的,既然天翼种精灵回廊的力量集中地是翅膀,而性感带也是在翅膀,那么全身都有精灵所在的机械种的心脏和尾巴,是不是也会相对地敏感??而且洞是可以做(?)的⋯⋯嗯!既然洞可以做出来,是不是也可以因应大小而调节(顺便分泌润滑液体)???加上机械种擅长于计算和调节,而身为统领的艾因兹菲,这个功能应该比其他人更要精密丶仔细和详尽,所以应该能够极大限度调整自己。又不会反抗又会因应对方而调节自己的艾因兹菲,这人不是在下面难道在上面吗?


而最后,根据小说内容,艾因兹菲是活了下去的十一台之中的其中之一台,这又到底是因为什么而令艾因兹菲即使超过了使用期限,还要去寻找“意志者”呢?在这篇同人文中,我当然会认为是为了寻找另一个“意志者(里克)”而活下去,可是即使根据小说内容,我认为这也是对的,因为这是机械种从大战之后唯一遗留下来的东西,感情。


粮什么的,在码⋯⋯要是有超过11个人在留言我便发出来吧,要是没有超过11个人我便不发吧,证明不是那么多人有兴趣,不发出来去噁心其他人了⋯⋯



對不起,改一下,是遺留下來的十三台⋯⋯(11/3)

求文(土下座

有没有人有印象有一篇鼬佐文鼬是黑道老大(?)般的角色,就是因为年幼时的一场火灾与佐助失散了,然后当他当上了黑到老大他在什么奴隶拍卖场之类的地方看到了在佐助。
他起初以为是一个很像佐助的人,但后来好像是什么档了枪伤然后以为自己会死便把自己也是从一场火灾中比较下来,佐助没有死,然后鼬便把自己当时在车上听到的说话装作不知道然后我便忘记了。


求大佬们帮助帮助(土下座

标题⋯⋯没想到,反正是短短短短短篇,不管

就是突然的脑洞

ooc ooc ooc


大天使长安和恶魔统帅雷


第一次写文⋯⋯(不过短得要命⋯⋯



私设多如狗🐶


可接受正文如下








正文:


雷狮从安迷修的房间跑出去了,走的时候眼睛还有点涙光。坚强如雷狮会哭?原因只有一个,一定是安迷修。那,他又干了什么?

10分钟前———


今天雷狮特开心,因为昨天安迷修接受了他的告白,还干了点⋯⋯嗯⋯⋯事情。恶魔不能在天界待超过10小时,天界特有的圣光会使恶魔虚弱至死,所以雷狮昨天黄昏便回魔界休息了。今天便早早起来去天界找安迷修,但一进房间,便被安迷修的样子吓倒了,雷狮最喜欢的一双洁白翅膀,已经有一边是漆黑的,在地上𨍭动的是堕天的魔法阵,安迷修十分痛苦的样子,雷狮一扑过去,使安迷修离开了阵法的有效范围,失去施法对象的阵便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安迷修!!你在干嘛?!”只听语气谁都知道,他,雷狮,现在,十分生气!才刚成为恋人不足24小时,他便去堕天?!他讨厌我吗?但他又答应了自己的告白⋯⋯为什么!

“为什么去堕天?”

“我⋯⋯”

“你讨厌我?”

“不是!”

“那⋯⋯为什么⋯⋯天使的翅膀等同于自身灵魂,堕天便是像自杀一样!天使与生具来便不能接受大气中的暗元素,强行堕天的风险你比任何人都清楚!万一你死了⋯⋯我⋯⋯我怎么辨?你要是不愿意和我在一起,拒绝我。要是你活不下去,我连和你做朋友都做不了!”

说着便跑出去了,安迷修立即追了出去,拉着雷狮的手。

“不!你听一下我的解释!”

“我在听。”

“堕天使是可以在天界或魔界逗留,没有时间限制,恶魔不能在天界逗留超过10小时,相反也一样,但堕天使没有限制。我⋯⋯”

“怎么了,没有了?」

“我爱你。”

“?!”

“我知道你的心意后,我一分一秒都不想离开你,但因为天界的光对你有害,我不敢留你太久,所以我才想堕天,每一分一秒都在你身边,陪着你。”

如此深情的凝视和告白,心里的火早就没有了。

“雷狮,我爱你。”

看着爱人渐渐靠近,深情的吻了下去,眼中的爱意满满溢出来,但他,雷狮却愿意沈溺在这片爱的海洋之中。

“我也爱你。”



End.